圖① 韋漢忠通過艇用機槍瞄準器觀測目標。
  圖② 韋漢忠為戰友講解射擊要領。
  圖③ 韋漢忠在艇上調試武器裝備。
  圖④ 韋漢忠在實戰演練中持槍警戒。
  本報通訊員 吳意攝
  人物簡介
  韋漢忠,海南海警第一支隊海警46001艇代理槍帆長、二級警士長。從警22年來,韋漢忠3次榮立二等功、7次榮立三等功,被國家邊海防委員會評為“全國邊海防工作先進個人”,被公安部評為“全國優秀人民警察”“全國公安現役部隊優秀士官”,被公安部邊防局評為“公安邊防部隊第一屆帶兵模範”。2014年11月,被授予“全國公安系統一級英雄模範”榮譽稱號。
  □本報記者邢東偉
  本報通訊員陳志國翟小功
  “大海的浩瀚美麗,由每一頃波濤來勾勒;海疆的和平安寧,由每一位海警來鐫刻。滄海一粟,亦可功勛彪炳;波濤洶涌,終將化險為夷。”這是2014年11月3日召開的第五屆“我最喜愛的人民警察”評選頒獎典禮中關於韋漢忠的致辭。他是全國海警系統和海南省公安系統唯一入圍代表。
  槍神、兵王、戰虎、尖刀、漢哥……韋漢忠有很多名字。23年警齡,黝黑的皮膚,一口壯話口音,言語中透露著一種執著與堅定。
  12月13日,《法制日報》記者在海警46001艇上見到了韋漢忠。提起自己“以海為家”的從警生涯,這個海南海警系統最老的“老班長”深邃的眼神凝望著一望無際的海面,仿佛看到了自己二十幾年海上拼搏的一幕幕……
  “兵王”成長
  1992年12月19日,剛從廣西宜州市中專畢業的韋漢忠選擇從戎。剛滿20歲的他,第一次見到大海、第一次坐船從湛江來到海口,當時暈船暈得吐了好幾回。讓他都沒想到的是,自己後來竟然以艦艇為家,在大海中漂泊,在風浪中建功立業。
  不論是兵營還是警營,形容一個戰士很牛,就稱“兵王”。對於韋漢忠來說,“兵王”稱號有三層含義——榮譽多、技術過硬、帶兵優秀。
  1993年,在參加了幾個月的新兵訓練後,韋漢忠作為優秀新兵經常被臨時挑選充實海警力量。沒想到,1995年5月,當時還未經過專門緝私訓練的韋漢忠首次出海執勤就成功繳獲價值8000萬元的走私車、走私煙。
  “我的專業是海警槍帆兵。槍既是我手中的武器,更是我親密的戰友。”韋漢忠告訴記者。
  2004年8月,韋漢忠被海南公安邊防總隊緊急招入“大練兵”比武集訓隊。入隊後,他發現離比武只剩下短短一個月。為了趕時間,他對自己的訓練要求達到苛刻的地步。不管是驕陽似火,還是颳風下雨,一次次地瞄靶、射擊,一遍遍糾正動作,肩膀被槍托磨起了血泡,膝蓋磨破一次又一次,連扣扳機的手指都結了厚厚的老繭……
  一個月後,在公安部邊防局“大練兵”比武上,面對來自全國邊防的眾多高手,韋漢忠一舉奪得精度射擊第一名、特等射手第七名,個人全能第二名優異成績。
  一戰成名,“槍神”的稱號便不脛而走。2007年,韋漢忠被海南公安邊防總隊抽調任全國邊防特勤比武集訓隊教練。在他帶領下,兩名參賽個人分別獲得對海上移動靶射擊和實戰對抗項目第一名,特勤比武隊機動分隊和兩棲分隊分別獲得了團體第一名、團體第三名的好成績。
  說起韋漢忠帶兵的故事,他總結的“愛兵三字歌”“育兵七字經”和“帶兵啟示錄”在海南海警部隊廣為傳頌,被一線帶兵人譽為“案頭寶典”。
  在韋漢忠的記憶中,16年間他帶過的350多名戰士,17人考上軍校,17人榮立二三等功,40餘人當上班長骨幹,現任海警46001艇的副艇長還曾是他手下的“新兵蛋子”。如今,大家都尊稱韋漢忠是“無冕兵王”。
  “當兵不練武,不算盡義務,武藝不練精,不算合格兵。”韋漢忠是這樣說的,也是這樣做的。每一批槍帆專業的新兵下艇後,第一課都是韋班長講授雙聯裝14.5毫米艇用機槍的拆裝。該科目達標成績為1分鐘,而韋漢忠從第一個動作到最後一個動作結束,僅需20秒。
  “戰虎”執勤
  在警營中,韋漢忠打擊海上犯罪有如“戰虎”的故事更是為人們所熟知。
  2003年一個波濤洶涌的夜晚,海南海警一支隊獲悉一艘走私船正試圖利用惡劣天氣作掩護,從某鄰國大量走私洋酒入境。海警46001艇受命阻擊。
  凌晨3時左右,一艘行蹤可疑的漁船出現了。46001艇迅速出擊,突然亮起的警燈和嘹亮的警笛聲嚇得漁船倉皇逃竄。為防止漁船越過海上分界線,韋漢忠帶領兩名戰士瞅準時機強行跳幫,成功將該漁船控制,一舉查獲走私洋酒406箱,案值80餘萬元。
  2014年5月,在一次隨艇執行護航保障任務過程中,韋漢忠擔負警戒監控任務。由於換班戰士嚴重暈船,韋漢忠連續堅守了4個多小時,“眼睛都不眨一下”地盯著1海裡外已漂泊20多個小時的外方干擾船隻。
  “該船將航向朝向東北,在快速向我警戒區移動……”雙眼早已佈滿血絲的韋漢忠將情況迅速報告艇長,並果斷拉響執勤警報。
  外方干擾船隻看到有人攔截,加足馬力向警戒區衝過來。多次警告無效後,決定用水炮驅離。
  就在這時,“槍神”韋漢忠請戰。高速前行的船艇在大浪中不斷顛簸,韋漢忠迅速登上戰位,雙手緊緊扣住水炮把手,熟練地操作高壓水炮,用強大的水柱不斷噴射外方干擾船隻的要害部位,以強大的衝擊力和威懾力迫使該船逃竄。
  “在那次長達80多天的護航保障任務過程中,作為‘全艇最老的兵’,韋漢忠衝鋒在前,為全艇戰士樹立了標桿,我們成功完成了護航任務。”海南海警一支隊46001艇艇長朱雪松告訴記者。
  記者瞭解到,韋漢忠還參加過博鰲亞洲論壇年會安保、青島奧帆賽、西沙巡邏監管、南海護航保障等重大任務。
  “漢哥”柔情
  有人調侃,有一種職業,常年都要在大海中漂泊;有一種職業,一旦出去便杳無音信;有一種職業,就連休假也要“時刻準備著”……這種職業叫做海警。
  的確,海警是個特殊職業。他們工作地點,小則為艦艇,大則“四海為家”,韋漢忠最久的一次是海上執勤漂了40多天。因此,別說照顧家庭,連每天打個電話回家都做不到,因為遠海無信號。
  韋漢忠入伍23年,他4次休假被緊急召回,妻子懷孕、母親重病、父親去世、小孩出生,他都沒能陪伴左右。
  2005年,韋漢忠和中學教師周春紅喜結連理。婚後不久,韋漢忠便回到部隊,兩人從此過起兩地分居生活,一個星期最多通上一次電話。
  2007年,韋漢忠父親過世,患有關節炎的母親也癱倒在床。由於執勤壓力大,韋漢忠處理完父親事後便匆匆歸隊,將照顧母親的重擔留給了妻子。
  2008年,周春紅懷孕了,這無疑是個天大的喜事。但隨著肚里的孩子一天天長大,周春紅開始覺得身體吃不消了。懷孕8個多月時,婆婆突然患病卧床不起。此時,韋漢忠正好在執行青島奧帆賽安保任務。周春紅硬是挺著大肚子,四處奔走,直到婆婆痊愈。孩子剛出生不到一個月,母子身體虛弱,而韋漢忠又因要參加部隊裝備大保養,僅陪護一個星期又返回工作崗位。
  “我欠妻子兒子太多了,我要用我生命去守護他們……”一說到家人,這位鐵打的漢子顯得無比溫柔,言語間透露著深深的感激與愧疚。
  瞭解韋漢忠的人都知道,他總是給新兵、給朋友、給家人講述他自己的海上故事,聽者往往眼淚不禁會涌出,而他自己卻從來不會哭。
  “你是一個鋼鐵戰士。那麼,你有哭泣的時候嗎?”
  “如果祖國需要,我還將繼續奉命守護祖國的南疆。可能有一天,當我真的要走了,摘下肩章,取掉領花,那時候我可能真的要掉眼淚了……”面對記者的提問,韋漢忠始終微笑著告訴記者。
  “韋漢忠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海警老兵。但他這樣的老兵,在部隊中起到承上啟下作用。作為海警的一員,韋漢忠代表了千千萬萬為大家舍小家的可愛警員,有了他們隨叫隨到的‘出沒風波里’,才有我們安全的海洋秩序,我們看到的才是美麗平和而不是風雲詭譎的大海。”海南海警一支隊支隊長詹達東表示。
  (原標題:“武藝不精不算合格兵”)
創作者介紹

謝霆鋒

ageovidzrdcc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