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報特約評論員林元白
  武漢城管“請商販打分”之舉,則體現一種良性互動與制約理念。由此,我們期待更多的地方城管著眼實際,不斷探索和創新,共同提升治理能力。
  繼“眼神執法”“舉牌執法”“圍觀執法”“獻花執法”之後,武漢城管又出新招——“請商販打分”。成績將對城管隊員評優、績效工資產生影響。
  與前些年一些地方城管的暴力執法屢屢引起媒體聚焦相比,武漢城管近些年的一系列創新舉動,亦屢屢吸引了媒體公眾的目光。這從一個側面表明,當一些城管粗暴執法被曝光而導致執法委頓後,武漢城管沒有倒下,而是一直在尋求突圍。
  毋庸諱言,這種探求的勇氣和精神值得嘉許。同時,武漢城管的實踐表明,城管執法,並非是簡單的二元選擇題——要麼粗暴,要麼放任。在這兩極之間,其實存在多種變量和選擇。
  事實上,武漢城管更是在回答一道城管的考題。前些年,因諸多城管失當行為,而使城管集體性地跌入“塔西佗陷阱”。此後,不論城管所做的是正當還是失當,所說的正確還是錯誤,人們都傾向性認為,城管不好。顯然,這道考題至少分兩個步驟,第一步就是解決公信力流失的問題。第二步才是解決治理能力的問題。
  不能不看到,這道考題不少地方的城管並未回答。他們依然是在慣性地思考和行動,被動地接受外界的反應。其結果,不是在與時代發展和社會要求相合拍,而是漸行漸遠。這樣的狀態,且不說不能適應工作需要,反而容易成為激化社會矛盾、點燃社會情緒的爆發點。
  今天的城市管理,與其說是政府治理的一個相對邊緣性分工,不如說是與群眾對接最直接、與社會接觸零距離的一個重要部門。從政府部門的架構看,沒有哪個部門彙集瞭如此複雜的群眾切身利益,而且多是社會底層群體。小攤小販們為尋生計、尋活路,才以這樣一種底層生存的方式,彰顯一種頑強的存在。在這個意義上講,城管工作就是群眾工作,而且是最複雜的那種,最考驗治理的能力和水平。
  儘管,城管所面對的是一個個具體的經營個體,但這些個體的背後,卻是整個社會。城管也許並不害怕這些個體,但對社會卻必然敬畏。在這個意義上,他們做給個體看的,其實是做給社會看的。他們對每一個個體所建立的公正執法、規範執法,其實是在一點一滴重樹他們所流失的社會信任。
  突圍也許正蘊含其中。城管積極尋求改變,將不僅可能帶來其公信力的迴流,還有可能提升其治理能力。武漢城管的一系列探索舉動,其實都顯示了一個底線:非暴力。實踐表明,也只有在這個底線上,人們才可能選擇對城管信任。但是,突圍之後,城管的出路又將在哪裡?
  顯然,這需要城管的治理理念進行一系列革新,才能最終帶來治理的轉型升級。認清自己工作的本質是群眾工作,就是一大革新。武漢城管“請商販打分”之舉,則體現一種良性互動與制約理念。由此,我們期待更多的地方城管著眼實際,不斷探索和創新,共同提升治理能力,而不是自暴自棄,或是我行我素。
  相關報道見A19版  (原標題:請商販打分 讓城管更規矩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geovidzrdccts 的頭像
ageovidzrdccts

謝霆鋒

ageovidzrdcc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