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螂有話
  昨天,廣州的活禽市場交易恢復買賣。此前,因為控制H7N9禽流感的傳播,市場被中斷了半個月的交易,據官方通報,“休市期間沒有出現新感染病例。”同時,休市期間,市衛生局加強對市場外環境的監測,分析評估休市效果。經法定專業機構檢測,市場H7N9禽流感病毒陽性率比休市前大幅下降了97.83%。
  中斷市場活禽交易,正如發現傳染源後大規模處置活禽一樣,都是流行病嚴控過程中,最痛苦和無可奈何的選擇。而從全世界現行的防控手段看來,也是唯一強制實施的措施。當然,這種絕對化的措施,對經濟和民生是有傷害的。然而,兩害相權取其輕,對付有傳染性的病毒,隔離是最有效的手段。無論是中斷市場交易或是處置問題活禽,其實質還是通過隔離來防範病毒的蔓延。應該承認,這種防範措施是被動式的。主動一些的防範措施,是有關方面正在研究的活禽統一集中宰殺和冰鮮供應市場模式。
  有觀點認為,活禽宰殺,跟粵菜烹飪技藝傳承有著莫大的聯繫,廣東百姓的生活習慣特別是對於雞鴨等的鮮活執著,幾乎到了成為“地域頑固性”的地步。“統一集中宰殺和冰鮮供應”,首先會令到百姓不適,繼而對供應市場造成衝擊。然而,生活習慣並不是絕對不可改變的。自有人類以來,從茹毛飲血到熟食,從簡單熟食到複雜烹飪,既有對美食精緻的追求,也有適應環境的解決方案。比如花樣百出的腌制食品,初衷無非就是個食物保鮮術。若干年前SARS事件過程中,大多數廣東人擯棄了吃野味的習慣,為什麼就不能改變“面宰活禽”的習俗呢?事實上,很多數據表明,“活禽統一集中宰殺和冰鮮供應”是有效防止各種禽類病毒傳人的最有效手段,發達地區早已普遍實施。大量的病例也表明,活禽接觸史是最可能的致病源頭。即便從規模生產的食肆烹飪流程來看,冰鮮供應早就是商家的選擇,這並沒有損害各種產品的口感和質量。
  當然,推行“活禽統一集中宰殺和冰鮮供應市場模式”,從經濟學角度看去,這不僅是生活習慣上的轉型,也意味著傳統農貿產品市場供應模式的變革。既然是變革,就會產生變革成本,這些成本牽涉到供應商、中間商和終端商以及消費者。現代管理觀點認為,當一個議題被作為公共管理事項來推動的時候,政府是有義務承擔這種推動的成本的。否則,便會帶來動蕩,特別是那些影響著千家萬戶的公共決策和措施。活禽供應市場,是一個很大的盤子,倘若政府真的打算推行“活禽統一集中宰殺和冰鮮供應市場模式”,除了要有SARS事件中“禁食野味”的宣傳規模之外,怎樣消化這方面的推動成本,就是一個最大的難題。如果這方面拿不出有效和實惠的措施來,則“美好的願望”最終必與“骨感的現實”碰撞起來,那時,有關方面將面臨極不和諧的市場現實。
  唐螂  (原標題:當活禽市場交易恢復之後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geovidzrdccts 的頭像
ageovidzrdccts

謝霆鋒

ageovidzrdcc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